首頁 > 課外閱讀 > 詳細內容
美是回來做自己
作者:蔣勛  
     中國人有很多美的實踐,但無可否認,最早讓美成為一門學問的是西方人!懊缹W”這個詞是后來日本人翻譯的,翻譯產生了很大的問題,仿佛美學就是研究美和丑的學問。然而事實上,美學的拉丁文原意是“感覺學”。
     也許我們可以閉起眼睛,感覺一下自己的口腔里有多少味覺的記憶,自己的鼻腔里有多少嗅覺的記憶! 
     我曾把學生帶到菜市場,臺灣的菜市場收攤之后,會打掃得很干凈。我拿布蒙住學生的眼睛,讓他們猜白天那些攤都是賣什么的。結果他們很快就找到了賣魚、賣蔥、賣姜、賣牛羊肉的攤子! 
     那么,氣味到底是什么?它是肉體生命已經不在了,還在空氣里流動著的東西! 
     母親過世以后,我常常聞到她的味道,我一直覺得是我的幻覺,因為我跟她太親。做了菜市場的實驗,我才發現,鼻腔的記憶體是這么靈敏,最愛你的人已經離你而去,她的味道卻揮之不去! 
     幾年前,發現鼻腔里記憶腺體的科學家已經得了諾貝爾獎,他發現人能分辨一萬多種氣味。你能聞出這么多的氣味嗎?你是否記得春天從北方吹過來的風沙的味道?去香山的時候,你是否聞到過松樹的清香和苔蘚的潮濕?收割后的田野、大汗淋漓的愛人,是否在你的鼻腔里留下記憶?  
     年輕的時候,我在巴黎讀書,讀到第四年突然很想家。在香榭麗舍華麗的街道上,驀然感到秋天的荒涼。忽然,我的鼻腔捕捉到一種味道,讓我一下子熱淚盈眶。那是臺灣夏天七八月間,太陽曬了一整天,曬到土都發燙,忽然來了一陣暴雨,土壤泛起的味道。我才發現鄉愁是氣味。你想家的時候,想的可能是某種奇怪的小吃,它一下子把你底層所有的東西都喚起! 
     你的眼睛能看到多少種顏色?科學家說,我們的視網膜能分辨兩千多種顏色。大家會覺得很奇怪,有那么多嗎?紅、藍、紫……你數幾個就數不下去! 
     汝窯是世界第一瓷器品牌,又名“雨過天晴”,最早是五代后周世宗創造的。有人問世宗:你喝茶的茶杯是要藍色的還是綠色的?他看著天說:給我燒一個雨過天晴的顏色。工匠很犯難,因為他要等下雨,等雨停,要看天空很久,觀察到天光在藍跟綠之間變幻,其間又透露出太陽將要出來的淡淡的粉紅色。聰明的宋徽宗把它沿用下來了?档抡f過“美的判斷力”,把這樣的色彩固定在瓷器上,需要多么高超的“美的判斷力”!  
     我們在做美的判斷的時候,視覺通道打開了,聽覺通道也打開了! 
     聽覺并不只是聽貝多芬、巴赫。今天是寒露,入夜以后,如果你仔細聽,應該可以聽到樹葉沙沙的聲音,伴隨秋天最早到來的是聲音。我們的古人寫過多少關于“秋聲”的詩,古人有多么好的敏感度!如果我們只知道讓孩子背唐詩宋詞,而忘了讓他聆聽秋天的聲音,那沒有太大意義! 
     秋聲一來,過不了幾天,滿山的銀杏都會變黃,灑落一地! 
     今天我們講競爭力,葉子都掉了還有什么競爭力?因為接下來的季節是一個艱難的季節,在緯度這么高的地方,入秋入冬后樹木所需的養分是不夠的,只能把部分肌體犧牲掉,保存最好的水分和養分,來年春天重新發芽。如果你只看到了秋天凋零的悲哀,那你恐怕不懂什么叫“看不見的競爭力”。莊子說“天地有大美而不言”,大自然每一天都在做美的功課,可是它不講話! 
     我最敬佩的老師佛陀,沒有寫過一本書,我們今天看到的很多佛經,不過是他學生的筆記,所以開頭總是說“如是我聞”。有一天佛陀不想講課了,就拿一朵花給大家看。他的意思是:他一生講的經就在那朵花里,你懂得了那朵花,就懂得了生命本身。 

     回到生命的原點,才能看到美。美最大的敵人是“忙”,忙其實是心靈死亡,對周遭沒有感覺的意思。我們說“忙里偷閑”,“閑”按照繁體字的寫法,就是在家門口忽然看到月亮。周遭所有最微小的,看起來最微不足道的事情,可能是我們最大的拯救。我不覺得,今天在這個城市里,我們講任何大道理對人生有什么拯救,我們能做的是許許多多微不足道的小事,像女媧補天一樣,把我們的荒涼感彌補起來。




0    74

首頁 | 關于我們 | 新聞公告 | 聯系方式 | 加入收藏 | 設為首頁 |
  
辽宁快乐12跨度走势图分布图